您的位置:

首页  »  学生校园  »  少女雯雯山村落难记 1-2-观看青青在线精品201

少女雯雯山村落难记 1-2-观看青青在线精品201
观看青青在线精品201把精华射到了雯雯的平滑的肚皮上,然后他的胳膊一软,压在少女白嫩的身上。雯雯本来就被cao弄得几乎筋疲力尽,被爷爷这麽沉重的一压,立时昏了过去。    雯雯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她的手被解开,被子也盖得好好的,如果不是身体的酸痛、腿间的不适,她几乎以为昨晚是一场梦。如果真的是梦就好了,但事实是自己保留了16年的鲜嫩处女已经被自己60多岁的亲爷爷夺去,她木木的瞪着天花板的,心下一片死灰,不知不觉眼泪又流了出来。    这时,门锁一开,雯雯爷爷端着一碗粥走进了门,雯雯一看,吓得浑身一抖,抓着被子使劲往床角躲。    老头子坐在床边,拿勺子舀起一口,吹吹凉,对雯雯说:「来,乖女吃一点东西,啊~~」雯雯暗暗咬牙,恨不得用自己的小手夺过碗,把那一碗滚粥泼老东西头上,但现在身体虚弱无力,一时也不能怎麽样,面上只是垂首摇头不肯。    雯雯爷爷笑笑说:「乖女,昨天晚上是爷爷不对,爷爷该死,可是的确cao也cao过了,射也射了,爷爷也没办法。乖女乖乖的陪爷爷两个月,之后你爸爸就来接你回家啊,要是乖女不乖,爷爷就把你锁在后面地窖里,跟你爸爸说你上山玩丢了,然后天天cao你,你也不要想着告诉你爸爸。」    说着,老头子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相机:「这是你爸爸孝敬我的什麽数什麽相机,昨天你睡着了,我把你脱光光的样子都拍下来了,你要告诉别人,我就把这里面的东西拿到你学校给你老师同学看,你也不用做人。」    听到这话,雯雯霍的一下抬起头,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瞧着眼前这个血缘上是她亲爷爷的老头子。    雯雯爷爷笑的更慈祥了,拍着自己身边的床舖,说:「乖女,坐过来呀,爷爷喂你吃粥。」雯雯抓着被子,左思右想,半晌才终于慢慢地挪过去。    不过老头子并没有把粥直接喂给雯雯,而是反手吞到自己口里,然后搂过雯雯,捏开她的嘴巴,嘴对嘴给她灌了进去。措不及防下,雯雯被呛了个着,大咳起来,老头子也不着急,笑眯眯的吹好了第二勺粥等着。    这时候,院子大门响了,原来是隔壁朱爷爷来串门。朱爷爷是现在村长的老爹,也是附近有名的老中医,和雯雯爷爷是几十年的邻居,也是几十年的交情。    雯雯爷爷一看是他,忙让进来,朱爷爷看着还在床上裹着被子的雯雯一愣,随即笑道:「这是雯雯吧,回来玩呀?长这麽大了,上次见你还是小丫头呢!」又上下打量了雯雯几眼,就被雯雯爷爷叫到屋外帮忙搭帘子。    晚上朱爷爷在雯雯爷爷这边吃的饭,朱爷爷从家里拿了瓶酒,两个人对喝。雯雯爷爷还没怎麽着,朱爷爷就醉得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雯雯爷爷自言自语的说:「怎麽又醉了,老朱酒量是越来越差了。」    没辙,雯雯爷爷把老朱背到侧屋,去隔壁老朱家说了声。这也是常事,朱村长虽然暗自不满自己老爹又喝酒伤身,可对着雯雯爷爷也不好说什麽。    而雯雯起床时,发现自己带的手机和大部份衣服都被爷爷锁起来了,只剩两条轻薄的短裙可供换洗,连内衣都没有给她一件,整个人接近半裸。    晚上睡觉时间,雯雯站在门口,实在是不能进去,而爷爷则脱光了自己全身的衣服,大马金刀的坐在床边,站起来的老枪直指向门口的少女,要笑不笑的盯着对面的美肉。    雯雯咬咬牙,低头向床边走了两步,忽然一个转身向门口跑去,爷爷哪里容得到嘴的肉飞掉,几步上前一把抱住雯雯的腰就把她扔到了床上,灯也不关就俯身压了上去,几下扯掉雯雯身上的衣服,在她绵软的xiong口又舔又咬,一只手的中指还在雯雯的xiao穴内挖弄,雯雯自然不能乖乖就范,可她那种踢打,在爷爷看来简直不值一提。    待雯雯的穴口有了湿意,老头子便腾出手握着自己的老枪,gui头对准少女的yin道口,一个挺身,将自己的分身狠狠插进了雯雯紧致细嫩的xiao穴,摇动着自己的屁股在雯雯的yin道内开始画圈抽插。    屋子里昏黄的灯光下,一个年老松弛的烟褐老头压在身下青春雪白的少女双腿之间,乾瘪的屁股一缩一缩,yin靡的水声和「啪啪」声伴着少女痛苦的呻吟充满了整间屋子。    雯雯爷爷正爽得哼哼,突然「砰」的一声,房门被大力推开,吓得雯雯爷爷一停,就见刚被背去侧房休息的朱爷爷叉着手站在门口看着床上光溜溜的两人。    朱爷爷冷笑的说:「好你个老苏,连自己孙女都搞,我告诉村委去。」说着转身就走。雯雯爷爷忙从雯雯体内抽出自己被吓得半软的老鸟,湿漉漉的一条晃晃荡荡垂在胯下,下床几步就冲过去拉住老朱:「千万别啊老朱,朱大哥!您高抬贵手,饶了我这一回,你要多少钱都行……」    朱爷爷甩开爷爷的手:「谁**巴要你的钱,走,咱村委讲叨讲叨。」雯雯爷爷急得几乎跪下,死拖慢拖把朱爷爷拉回屋子里。雯雯已经挣扎起身,用被子把自己裹起来缩在一边,羞愤难当,扭着脸不看他们。    雯雯爷爷说了半天好话,作揖鞠躬无所不用其极,朱爷爷才长叹一声,说:「老苏啊,我晓得你好色,可你怎麽连自己亲孙女都不放过,今年雯雯才多大?15?16?亏你也下得去手!」    雯雯爷爷赔笑着说:「实在是我玩了这麽多年才碰上这麽一个嫩丢丢的,实在忍不得啊!」    朱爷爷似笑非笑的看了雯雯爷爷一眼,说:「你倒是图快乐,也不管人家小姑娘受不受得住。」雯雯爷爷闻言如有所悟,到床上一把扯掉雯雯用来遮身体的被子,立时,一副雪白可爱却带着粉红指印和牙印的娇躯,显露在两个加起来有120岁的老人面前。    雯雯爷爷说:「朱大哥给检查下看有什麽问题没有。」一边说着,一边拉开雯雯不由自主遮住身体的手,让少女粉嫩的泛着水光的xiao穴和ru头都暴露在两人眼中。    老朱的眼睛立马直了,看了上面又看下面,来来回回看个不够,最后忍不住伸手从雯雯的脸开始向下摸起来。雯雯双手被爷爷制住,腿被大大分开压在老朱身边,只能小范围的扭动身体来躲避朱爷爷布满老茧的大手,她越扭,老朱的眼睛越红,一手摸ru,另一只手的中指插进雯雯润滑紧致的xiao穴里快速抽插,进出中带出一丝一丝透明黏滑的yin液。雯雯实在没想到看似正直的老朱原来也是一个老yin棍,刚微微燃起的希望之火老朱流在她身上的口水浇的完全熄灭,心里一片凄凉,默默喊着:    到后来,老朱已经气喘如牛,终于三下五除二扯掉自己的裤子,露出硬得发胀的烟色大屌,欺身上前,扶住雯雯雪白修长的大腿,用油亮硕大的gui头在穴口摩擦几下,然后往前一送,直挺挺的捅进了少女粉嫩的花瓣里。    老朱觉得自己的大屌彷佛已经融化在了一洞温水里,多年没经历过的紧致感让他美的几乎上天。而雯雯扭动中的身体被插得一顿,还没缓过来,就被老朱狂风暴雨式的抽插弄得全身无力,丰润雪白的ru房一波一波的抖动,引得身后的雯雯爷爷忍不住伸手大力揉捏起来。雯雯被这一上一下的攻击弄得无法承受,口中发出无意识的软软哭叫。    雯雯爷爷看着眼前老友丑陋的烟色**巴在孙女粉红的花瓣间进进出出,在灯光下反射出yin靡的亮光,还有孙女被干得哭叫的小脸,刚被吓软的半软的老鸟又慢慢抬头,也不管孙女受不受得了,就把雯雯泪流满面的小脸扳过向一边,把自己的大gui头塞在雯雯嘴里开始一下下耸动,把少女的俏脸顶出**巴形状的鼓包。    被上下夹击的雯雯想叫也叫不出声,口水顺着嘴角一直往下流,她彷佛风雨中的小船,自己完全无法掌握自己的身体,只能随着被cao的节奏发出「呜呜」的呻吟。    老朱虽然勇猛,但怎麽说也是60多岁的人了,一会儿就累得气喘吁吁,虽然不想这麽快就缴枪,可也忍不住了,冲刺越来越快,gui头开始痉挛。可就在这时,老朱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巴头被少女yin道里的一块嫩肉摩擦挤压,居然马上要射的感觉消失了。    他惊讶地抬头看向正玩弄雯雯小嘴的老苏看青青在线精品2019,雯雯爷爷咧嘴一笑,说:「老哥咋的了?没想到吧,碰着传说中的那啥子名器了,您悠着,想cao一天都没事。」闻言,老朱果然放慢速度,每次都几乎把gui头抽出穴口,又慢慢地一点点全部深深的捅进去。    就这样,两个爷爷辈的老人丑陋的光裸身体中间夹着一具雪白美丽的少女身体,两个人一边优哉游哉的cao着洞,一边开始胡天海地的瞎扯。他们时不时的交换一下两人位置和体位,享受雯雯上下两张嘴巴不同的美妙滋味……    忽然,家里的固定电话响了,正在少女身上享受的两个老头子一愣,雯雯爷爷从孙女嘴里抽出**巴,赤裸着去接电话。,一听是爸爸,本来已经闭着眼软绵绵由他们cao弄的雯雯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子挣起身就朝电话扑了过去,老朱吓了一跳,亏他那麽大年纪,行动居然快的很,一把拉住雯雯,另一只手死死压住雯雯的嘴巴,顺势又把雯雯压在了自己身体下面,雯雯被压的眼睛发烟,所有的呼救声音从指缝间传出来不过是微弱的哼声。    只听雯雯爷爷说:[又换电话啦,嗯,嗯嗯,记下了,你们小心些,我孙子现在好不好?嗯,嗯?雯雯?雯雯睡啦,我去把她叫起来?】又停了一会儿,又说    雯雯听着他们的对话,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爸爸,妈妈,你知不知道平常捧在手心的小公主,现在正在被两个老头子随便玩弄蹂躏啊!其中一个,还是我亲爷爷啊!    雯雯爷爷放下电话,挺着依旧站立的老鸟上了床,老朱笑嘻嘻的给他让开一块地方,拍拍雯雯挺翘富有弹性的屁股,做了个请的手势,雯雯爷爷也不客气,俯下身舔了雯雯脸上的泪痕两口,同时一挺身,老鸟又一次没入了孙女湿漉漉的yin道里……    雯雯醒来,天已经大亮,但她被两边睡得正酣的两个老头子压得动弹不得,雯雯爷爷的手还放在雯雯xiong部,握着雯雯的一只玉ru,朱爷爷毛茸茸的腿压在雯雯分开的腿间,软掉的**巴紧贴着雯雯的屁股。    雯雯只觉得嘴巴里又腥又臭,头发和脸上还有液体变乾的感觉,腿间酸麻。少女觉得很恶心,很想起身清洗,但实在不敢惊动身边的老头子,怕他们醒来,一想到他们会继续对自己做那样的事情,yin道里塞着老人恶心的**巴,雯雯心里就不由得一抖。    这时候,突然院门口响起急促的拍门声,一个少年的声音在院门外喊:「爷爷呀,爷爷起来了不?」两个老头子被惊得一跳,从雯雯身上爬起来对视一眼,朱爷爷说:「是我孙子,恐怕家里有事。」说着披上衣服起身下床开院门。    朱爷爷的孙子叫朱茂盛,是个18岁的烟壮少年,看到来开门的爷爷衣裳不整,愣了一下,就急急的对老朱说:「爷爷呀,家里来电话,隔壁村长家奶奶摔了一跤,快不行了,请您赶快过去。」    朱爷爷点点头,让他在院子里等一下,回屋拿了随身的东西,还顺手狠狠捏了一把雯雯翘翘的小屁股,惹得少女痛呼一声,才出屋招呼茂盛一起回家。茂盛正探头探脑的往屋里看,被他爷爷一巴掌呼在头上。    路上,茂盛摸摸自己的头,几次欲言又止,最后还是问:「爷呀,我咋看着屋子里有个女人呢?」老朱一愣,又一巴掌呼在孙子头上:「就你眼神好使!」茂盛憨憨一笑,眼巴巴的看着朱爷爷。    老朱笑骂两句,对孙子说:「这回可碰上个好的,兔崽子莫急,搁两天爷也想个招让你吃口。」说着开始「嘿嘿」的yin笑起来。茂盛听这话心里一喜,待要多问两句,老朱已经匆匆提着药箱出门了。    茂盛是朱村长的大儿子,一直读书不好,十六、七岁辍学跟老爹学种地、跑买卖,力气大得不得了,不过自从偷看他老爹藏着的黄色光盘后,一天到晚没事就想那事。    后来朱村长看他大了,带他到县城发廊里开了荤,茂盛愈发着迷。可惜老爹爷爷都管得严,十天半个月才让他下去县里爽一回,其它时间都是自撸了事。这次爷爷开了金口,喜得茂盛坐立不安,可爷爷去临村看病,没个两天回不来,大个子茂盛干什麽都心不在焉,最终把手里东西一放,到隔壁苏爷爷家串门去了。    雯雯爷爷看到是他,平常是很熟惯的,虽然不乐意他现在来,但也不好就把他赶走。    茂盛一边嘴里和雯雯爷爷说的话,一边私下里偷偷四处瞄,突然门帘一响,雯雯挑门进来了。一抬眼,两人都是一愣,雯雯是没想到屋里还有外人,刚才茂盛进门她正在侧屋使劲洗自个,几乎洗脱一层皮,就没有听到;茂盛是眼前一亮,好个肤白长发的美少女。    因为雯雯爷爷锁了雯雯大部份东西和衣服,雯雯的手机被雯雯爷爷随身带着,除了连身裙子,内衣裤也不叫雯雯穿,所以雯雯两个大奶鼓鼓的顶起薄薄的衣料,连两个ru头都隐约可见。裙子更是被雯雯爷爷一刀剪至大腿根处,动作大些粉嫩xiao穴就露在外面。    这本来是爷爷私心,方便他时不时摸两把,更或者是兴致来了随时插两下,可惜茂盛来得突然,没赶得及让雯雯作准备,这下看着茂盛一眨不眨的盯着雯雯比全裸还诱人的身体,雯雯爷爷心里叫苦。    雯雯现在好像惊弓之鸟,见到男的都下意识的转身想跑,刚转身,就被茂盛叫住了。茂盛结结巴巴的说:「这……这是雯雯妹妹吧?好……好久不见你啦,长得真……真漂亮呀!」雯雯顿住,细细回了句:「茂盛哥好。」就一挑帘子出去了。    茂盛的眼和心早就随着雯雯飘了出去,雯雯爷爷在和他说什麽,他都「嗯嗯啊啊」的不知道回答了什麽。    这时候,有人在院门外喊雯雯爷爷,说是地里水泵出了问题,水浇不到雯雯爷爷地里。老苏闻言一下着急起来,忙着要去地里看看,可又放心不下家里,语言里一直暗示茂盛快走,他好锁院门,茂盛只是装不懂,还跟老苏说:「爷您赶紧去,我在家陪着妹子,管保她不怕。」    雯雯爷爷心里有鬼,实在没辙,心里又着急,只好嘱咐茂盛和雯雯两句,急急忙忙走了。    茂盛在院门口看老苏走远,回身关了院门,心跳难抑的走到了雯雯屋子里。雯雯在短短两天里被自己爷爷破处又被轮奸监禁,沦为两个老头子的玩物,心里实在惊惧酸楚,但又实在没想出来要怎麽办,没钱没手机没衣服,就算想跑,估计跑不出多远不是迷路就是被抓回来,她又实在不想别人知道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乱伦惨剧,她一想到别人会拿什麽样的眼光看她,她就羞愤欲死,这个社会,有时候对受害者也同样残酷。在目前的状况下,只有看书才能让她平静一点,让她还有希望,两个月以后恶梦结束,爸爸就回来接她,继续上高中做人人眼中的乖孩子,优等生。    可刚看没两页,就见小烟塔似的茂盛哥笑嘻嘻的走了进来,雯雯不由自主的向后躲,可越躲,茂盛逼得越近,直到靠墙,雯雯把书抱在xiong前,压了又压,可依旧声音颤抖说:「茂……茂盛哥。」    茂盛笑嘻嘻的问:「妹妹看书呐,看的什麽书哇?」一边说着,一边用大手把书从雯雯xiong前抽出来,手指还有意无意划过雯雯的ru头,引得少女小小惊叫一声。    茂盛见是高中语文,翻翻看,指着其中一页问道:「妹妹,这个字是什麽字啊?」    雯雯小声说:「是焕字。」    「那这个呢?」    「是嘉。」    雯雯回答的心不在焉,偷偷的瞄着周围,看有没有冲出去的机会。    茂盛也问得三心二意,眼睛一直往雯雯xiong口瞄,雯雯被看得身体越缩越小。突然茂盛把书一扔,问道:「雯雯妹妹,昨天你是不是让我爷爷干bi啦?」雯雯一惊:【茂盛……哥,你胡说什麽……],说着就要走人。    茂盛当然不肯,一把将她按在墙上,一手摸ru,一手抠穴,嘴巴吸着雯雯的舌头,含糊不清的说:「还不是,内裤都不穿,比小姐还骚,肯定是昨晚勾引我爷的吧,臭娘们……」    雯雯被弄得生痛,终于趁着茂盛撕她衣服的空隙挣脱开来向外跑去,刚跑两步就被茂盛抓着压在桌子上,一手把她的手反抓在背后,另一只手掏出自己已经完全兴奋起来的小兄弟,在国产女性高爱潮有声免费雯雯毫无遮拦的穴口摩擦两下,发现还是不够湿润,就吐两口唾沫在手上,在小兄弟上抹两把,然后顶着穴口一用力,「噗哧」一声就连根没入了。雯雯被那大鸟硬生生插入,痛得浑身一紧,眼前仿佛有金星飞舞,惨叫一声,就浑身无力的伏桌子上。    茂盛感觉从来没有插过这麽紧的bi,紧得他都有点痛,只觉得这种痛并爽快的感觉是他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欲仙欲死都不足以形容。他更兴奋了,不管不顾的大冲大伐起来。    后来雯雯的yin道渐渐适应了些,分泌出保护性的体液,茂盛觉得插得愈加爽利,抱着雯雯的屁股,简直要飞起来了。两个卵蛋「啪啪啪」的拍击着雯雯的屁股,交合间的体液从雯雯的穴口流出来,顺着桌子边沿,一滴一滴的落在了地上。    粗大的yinjing时快时慢地干了好一会儿,饶是18岁的大小伙子也有点累了。低头咬住雯雯柔软凉滑的唇瓣,又伸手揉着雯雯雪白的大nai子,茂盛觉得和现在干的这个相比,之前干过的小姐都不算是女人。他心里爱得不得了,动作就放温柔了些,这时候雯雯已经有点意识不清楚了,手臂软软的搭在桌子上。    茂盛抱起她,还保持着交合的姿态,走两步,把她俯趴着放在床上,看她侧着头,粉嫩小嘴微张的样子,又忍不住把小兄弟从她湿淋淋的yin道里抽出来,拉过她的头,一下子插进了她嘴里。    雯雯被这一下子弄得清醒过来,喉咙被大gui头顶得满满的,都要喘不上气,于是手脚拼命推眼前的人,但哪里推得动,反而让茂盛更兴奋,插得更深。    慢慢地,雯雯抗拒的力气越来越小,眼睛也有点失去的焦距,茂盛才把小兄弟从雯雯的嘴巴里抽出来,趁着雯雯咳嗽的时候,重新把小兄弟插进了雯雯yin道里大动起来。就这样反反覆覆,最后在雯雯口里射了很稠的一炮才作罢。    就在衣裳凌乱的两人躺在床上各自喘息的时候,突然一声暴喝想起:「小兔崽子作死呀!」原来是雯雯爷爷回来了,看这样子哪里不明白,气怒攻心,抄起门后的门闩就朝茂盛打过来。    茂盛手忙脚乱提好裤子,左躲右闪,找机会抓住了雯雯爷爷的门闩,口里求饶:「好爷爷,饶了我这一回,我都知道了。」    雯雯爷爷闻言一顿,说:「你都知道什麽?」    早上朱爷爷说得不甚明白,只让茂盛等他回来,但茂盛色胆包天,早早吃了这一口。此时茂盛急中生智,含糊说:「早上我来找爷爷,屋里床上是你们三个人吧?我爷都跟我说了。」    雯雯爷爷顿时手一软,门闩也打不下去了,心里暗骂老朱贪心太过,自己白玩了不足,还要免费拉孙子来玩。    茂盛见势,忙和雯雯爷爷说:「爷呀,是我错啦,您老不是早就想重新磊个**窝吗?包在我身上了,一分钱不用花您的钱,保管又快又好给您弄起来。」    雯雯爷爷不由心动,放下门闩沉吟不语,茂盛见机忙说:「您老忙,我明后天带人过来。」说着,三步并作两步的跑了。    人跑了,雯雯爷爷转脸看着床上被干得衣裳半褪、双腿大开软绵绵无力合起的雯雯,一股火气从下腹升起,挺着老鸟上床打了雯雯屁股几巴掌,骂道:「小骚bi就知道勾引人,看不干死你!」一边说着,一边扶着雯雯雪白的大腿,就着雯雯还湿乎乎的yin道,一**巴cao了进去……    (二)    话说雯雯因家变被送到乡下爷爷家之后,仅仅壹天,就落入了恶梦当中,不仅在亲爷爷的**巴下失去处女,还被邻居朱爷爷淩辱,后来更被朱爷爷的大孙子朱茂盛捉住强奸。    撞破强奸现场后气的发昏的雯雯爷爷,没把火撒在茂盛身上,反而被他讨饶的说辞动了心,把被奸的责任全归到了雯雯身上,用大**吧蹂躏了雯雯壹晚上,干的雯雯哀哭不止,雪白柔滑的肌肤上块块红痕,牙印和体液的痕迹,雯雯爷爷才算罢休。    之后两天,朱茂盛没再上门,不晓得跑到哪里去了。    雯雯爷爷消了火气,又对雯雯爱怜起来,搂着心肝宝贝叫个不停,雯雯实在怕了这个老货,只好在老头子面前战战兢兢的强顔欢笑,老头子出去打牌后,壹个人躲在屋子里暗自垂泪。    还好雯雯爷爷到底是老了,之前在雯雯身上冲伐太过,导致腰酸腿软,晚上上阵不得,总算让雯雯好好休息了壹下。    第三天壹大早,雯雯爷爷家大门就被壹阵大力拍响,老头子披衣服开门壹看,是两天不见的朱茂盛,门口还停着壹辆拉砖的小车,车上两个和茂盛差不多年纪的家伙笑嘻嘻的看着他。    茂盛搓着手说:「爷呀,之前是我不对,今天给您老赔礼来啦!」    壹边说着,壹边不由分说从门缝里挤进去,雯雯爷爷壹个是没拦住,二是想起**窝的事,虽然不快,可还是拉开大门让他们开小车进到了院子里,给他们指了要垒**窝的位置,就去做饭了。    且说茂盛之前在雯雯身上得了便宜,觉得滋味真是从来没尝过的好,壹次哪里甘心。    虽说朱爷爷临走前许诺过了,可不想在邻村耽搁住,不晓得几日才得回来。    茂盛心里馋的慌,盘算自己爷爷壹时指望不上,就借着垒**窝这个由头,叫上和自己常混在壹起的两个朋友,来苏爷爷家看是不是有机可乘。    茂盛的两个朋友,真心和他是臭味相投,壹个胖壹点的叫大虎,家里开砖厂的挺有钱,瘦壹点的叫瘦杆,家里承包了几个山头开果园。    几个平日无所事事走**斗狗,对av什麽的倒是研究颇深,壹听茂盛讲了来龙去脉,心里都痒到不行,总算大虎搞到了壹批废砖,转天壹早就急急忙忙来了。    三个小子进了院子,壹边心不在焉的搬砖,壹边伸长了脖子朝屋子里看。    果然壹会儿,屋子帘子壹挑,楚楚动人的走出了壹个姑娘,虽然包着挺严实,可那眉头轻皱的清丽面庞和雪白纤小的漂亮脚踝,让几个也就在县城发廊开过荤的愣头青看得眼睛都没了,待那优美的身影消失在厕所门后,哥三才回过神来,瘦杆低声说:「娘的,我看比啥初音实、心有花还漂亮!」    大虎拍了茂盛壹下:「兄弟够意思!」    茂盛嘿嘿笑着,三人看苏老爷子端着三碗面向他们走过来,才闭上嘴。    壹天无话,三个人难得老老实实的干着活,壹边因爲雯雯爷爷壹直呆在家里,连旁人叫打牌都没去,壹边因爲知道雯雯就在屋里,虽然只有偶尔她出来去尿尿才能看见她,可三人心里总是不由自主想表现下自己的肌肉啥的。干活卖力的雯雯爷爷都点头称赞。    第二天也是如此,没找到啥机会,三人心里都跟猫抓似的,眼看**窝快垒好了,终于,第三天,机会来了!雯雯爷爷两天没去打牌,实在手痒到不行,第三天实在憋不住了,又看三个小子蛮乖,终于嘱咐雯雯说:「乖女啊,爷爷就去屋子后头你杨爷爷家打壹小会儿,我壹走,你就把屋子门从里锁上等我回来。」    又教训了三个小子两句,就拖拉着鞋子快快走了。    雯雯爷爷可没想到,他前脚刚走,三个小子把手里砖壹扔,分兵两路,锁院门的锁院门,砸屋子门的砸屋子门。    雯雯的屋门还没锁好,就被茂盛大力推开。    雯雯脸都白了,惊恐的看着逼近的大个子,咬着嘴唇转身想跑,就被茂盛抓住胳膊壹把扔到了大床上,雯雯壹边拼命向床角缩,壹边颤抖着说:「我爷爷马上就回来了,你们不要胡来。」    茂盛狞笑着说:「谁不知道那个死老东西壹打牌就没命,等他回来,我们早干死你了。」    说着,就去扯雯雯身上的衣服,这时候,大虎和瘦杆也进屋加入战团,很快把雯雯剥了个精光,裸出娇嫩丰盈的nai子和毛发幼嫩的下体。    大虎吞口口水:「干!真他妈好看。」    六只手在雯雯身上来回乱摸,可又怕自己重手重脚的把这雪白的皮肤磨坏了。   看青青在线精品2019 雯雯手脚被大字型拉开,压的动弹不得,只能闭上眼睛不去看他们,但被三    个人视奸的羞耻感觉让她整个人的肌肤都呈现壹种淡淡的粉红色泽,越发刺激三个人的感官,觉得自己的小兄弟已经硬的和铁条壹样,马上要爆了。    茂盛喘着粗气说:「大虎搞的砖,瘦杆搞的车,你两个先上,我最后。」    大虎憋的面红耳赤,呵呵笑了笑,说:「兄弟我不客气了。」    说着脱掉裤衩,露出不长却很粗的**巴,扶着雯雯分开的大腿就要往里捅。    gui头接触yin唇的壹瞬,雯雯突然又开始大力挣扎起来,让大虎插进去的半个gui头又滑了出来。    大虎恼怒的打了雯雯大腿壹巴掌:「干,臭娘们搞什麽。」    雯雯睁开泪汪汪的眼睛,小声说:「不要,还没流水,里面太干了。」    三个小子闻言都笑起来,大虎壹拍脑袋:「对哦,是我太急了,妹子对不起啦。」    说着,干脆俯下身,张开大口壹把含着少女粉嫩的yin部吮吸起来,雯雯像过电壹样身子壹挺,又无力的垂落在床上,然后难耐的扭动着身体,剩下两个小子也没闲着,嘴巴在雯雯身上乱啃,或者拿牙轻轻咬着雯雯粉红色的ru珠。    不多时,大虎擡起头来,舔下嘴唇,笑嘻嘻的说:「妹子,哥哥我来啦~”其他两个小子也擡起头,在四个人八双眼睛的注视下,大虎用自己的大gui头,故意炫耀似的慢慢分开雯雯的yin唇,壹寸寸捅进了雯雯小小的yin道里面。    只觉得自己的小兄弟进入了壹温暖紧致的天堂,从脚底到脑门都酥了,快活的不得了。    而雯雯觉得好像壹块红炭推进到了自己身体里面,把自己塞的满满的,和爷爷的**巴塞在自己的yin道里的感觉不同,但说不上是什麽感觉,只能咬牙忍受。    大虎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九浅壹深的插法,时快时慢,干的雯雯ru波翻滚,轻喘不止。    享受了壹会儿,大虎觉得自己快射了,咬咬牙,拔出自己的家伙,对旁边壹边摸雯雯nai子,壹边打飞机的瘦杆说:「兄弟该你啦,我歇壹歇。」    瘦杆也没废话,用gui头在雯雯yin蒂上蹭蹭,然后就把自己细长的家伙插了进去,大动之前,先眯起眼睛长吁壹口气,叹道:「果然不壹样啊。」    然后开始慢慢的摆动腰部,让自己的**巴在雯雯体内画划起圈来。    雯雯刚因爲又粗又热的家伙退出体内而略感空虚,随后进来的家伙好像壹条长蛇,几乎直捣子宫口,又在yin道里不安分的来回摇动几乎像壹把小刷子,让雯雯yin道感觉痒的要命,不由自己轻轻摆动自己的屁股跟着瘦杆动起来。    大虎在旁边又嫉妒又开心的大声说:「呦,还是瘦子有办法,搞的小妹妹自己都开始用屁股吃**巴了。」    这下流又轻视的话传进雯雯耳朵,引得她心头壹片苦闷与悲哀,可又能怎麽样呢,她睁眼看去,自己合不拢的大腿间壹根长长的yinjing自由进出,带出yin靡的银色粘丝,旁边刚干过自己的大虎,跪在自己头边,用他粗热的**巴摩擦自己的脸颊。    而罪魁祸首的茂盛,喘着粗气,抓着自己的手替他手yin。    雯雯觉得自己要疯了,不久之前,自己还是壹个偷偷看席绢的小女生,偷偷幻想纯洁的爱情,不小心碰到同桌男生的手都会自己不好意思壹阵子。    对男女之间的了解,不过是生理卫生课上大家用嘻嘻哈哈掩盖各自羞涩后,老师不太认真的讲解。    可现在,到底,到底是怎麽弄成这样的呢……雯雯的意识渐渐混成了壹团,可三个小子可高兴的很。    瘦杆终于换手给茂盛,期间少女的意识清醒了壹下,见是茂盛,少女不由畏缩了壹下,上次被强奸的回忆可不怎麽好。    可她哪里阻挡的住,还是任由茂盛如狂风暴雨把她干的像风雨中的小船壹样,雯雯轻轻的喘息跟不上茂盛的步伐,也顶不过茂盛的大开大合带来的刺激,终于昏了过去,三个人吓了壹跳,瘦杆赶快测了下雯雯的鼻子,确认只是昏了过去才放下心来。    三人也没因爲雯雯人事不省让她休息壹下,该干嘛干嘛。    壹会儿雯雯悠悠转醒,发现自己仍然处于三个人的夹击之中,实在恨不得自己壹直昏睡下去,可以逃避这羞耻无力的现实。    不管雯雯如何悲催,这边大虎羡慕的看着茂盛说:「兄弟体力真好,这麽久没要射的意思。」    茂盛闻言咬牙壹笑,壹边说:「过奖……过……奖,这次也……不知道怎麽……每次……要……射,都……被……啥东西……顶住……射不出来。」    其他两个人闻言都瞪大了眼睛,互相看看,他们都是刚有要射的意思就退出来了,本就没打算内射,好给后来的兄弟壹个干净的屁股玩,自己真没感觉到有啥东西顶着。    茂盛笑笑,退了出来,喘着气说:「上次我没敢射在她里面,最后射她嘴里了。    这次我刚顶不住了,反正我也是最后壹个,想射她里面,没想到就感觉自己**巴头那儿,碰到里面壹个软软的凸起,弄得我射不出来,反而可以多干壹阵子。」    剩下两个互相看看,三个人问躺在床上无力起身的雯雯:「妹妹,这是怎麽弄的?」    雯雯不想回答,可又不敢不答,喘息着轻轻的说:「爷爷……说我是……书上说的……名器,可以保人……金枪不倒……男人想干多久……干多久……”说着,实在羞的说不下去,手捂住脸再也不看他们了。    三个家伙都愣了,随即瘦杆快壹步,提枪入洞,插了壹阵,惊讶的说:「真是见仙了!果然不射!」    大虎急不可耐扯开他自己干进去,壹会儿,哇哇大叫起来:「神奇,真神奇!」    壹边抽插,壹边还问雯雯:「妹妹,那怎麽才能射在你里面哇?」    雯雯捂着脸摇摇头:「没有人……射进下面去,爷爷都是……射我嘴里。」    三个人啧啧称奇,又轮流干了壹阵子,总归都累了,就依次射到雯雯身上,嘴里。    壹场战事方休。    事后三个人又弄来水给雯雯洗了澡,当然其中揩油是少不了的,搞得三个家伙又想来壹次。    还是茂盛拦住说:「这次不要弄的太过,苏老头晚上回来发现了又是壹场麻烦。」    又告诫雯雯不要告诉苏老头她又被强奸加轮奸的事情,否则告诉全村他们祖孙乱伦,让警察抓走她爷爷。    雯雯看看自己雪白肌肤上,虽不特别显眼,但细心绝对能发现的痕迹。    忧心忡忡的答应了。    三个家伙虽然上午在床上大干了壹场,可垒**窝的力气终归还有,壹下午的时间把个**窝弄的规规整整的,晚饭时候,每个人又搂着雯雯狠狠亲了次嘴,才依依不舍的走了。    当然几个人心里都清楚,上午的事绝对不是最后壹次。    下次得找个机会狠狠干几场才好。    入夜,雯雯心神不甯的等待良久,才看见苏老头醉醺醺的回来,看见雯雯哈哈大笑:「乖女,爷爷今天赢了多啦,给你买裙子!」    说着,扑过来就把雯雯压在床上,掏出自己半软不硬的老鸟在雯雯yin部蹭几下就壹泄如注,随后鼾声大作,人事不省。    雯雯原本提起来的心放下壹半,又无奈的照顾爷爷换衣擦洗,才关灯入睡。    第二天雯雯爷爷睡了壹天,傍晚才起,看见漂亮的**窝,又问雯雯昨日无事,孙女身上做爱的痕迹是自己酒后放纵所致,放下心来。    生活照旧不提。    只有雯雯,越发不敢出门,只能暗暗祈祷三个魔王再不要来找自己才好看青青在线精品2019